【石器心情】石器时代小说《我将爱情留在了170万年前》

2018-05-01 22:19 石器新闻 网站编辑

我将爱情留在了170万年前 


“在距今3500万年前的渐新世出现了古剑齿虎,后来的剑齿虎一直生活到距今100万年前的更新世。在170万年前,人类的旧石器时代开始。剑齿虎的体形大约与现代虎差不多,但是它的上犬齿却比起现代虎的犬齿大得多。。。。。。” 

公开课的讲师在讲台上正在讲冰河时期的生物,我无聊的趴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上,透过高大的窗户外面树荫里撒落的阳光格外的耀眼。公元1999年夏末,那年我大二。 

中午,本来是一节《数字电路》,可是我因为前天的打架事件被通知停课一个礼拜,宿舍太热,只有来教室窝着,可是无意进了一间公开课的教室,无奈中只有趴在教室后面迷糊。 

“靠,那小子还是该打。”我爬在桌子上嘀咕着,想着前天晚上的事情。 

前天晚上在学校附近的网吧,一个日本留男学生和一个中国女同学为座位争吵了几句,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当时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坐着,那日本小子吵了几句后就甩手出门,用日语说了一句:“si na jinn ba ka!”(支那人都是笨蛋!) 

这句我听懂了。 

结果那小子被我用凳子抡翻在地上。给大家解释那小子说什么后,大家又是一顿拳脚。好在学校不愿意将事情影响扩大,第二天,我被系里严重警告处分,停课一周。 


我继续爬在桌子发呆,桌面上有张塑料卡片,是个游戏的点卡,这种东西越来越多,各种网络游戏的, 密码部分已经被刮开,画面不错。我将卡片拿在手上无意义的转着圈,大脑继续发着呆。 


“这位同学,我能坐这里吗?” 一个带有南方口音的女声将我从迷糊中拉了出来。 

“前面不是有位置吗?干吗非坐这里?”我头都没抬回答到。我是很不喜欢在发呆的时候被人打扰,所以口气很冲。 

“前面。。。。。。。!?”女声表示很奇怪。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前面,晕!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已经坐的满满的。再看看我自己,一个人成“之”字型霸占了3个位置。 

“哦,不好意思 ,你坐吧,我这里没人”。在我回答的时候,我看到一张清秀的脸。 

披肩的长发,在我眼前飘过,她坐在了我的旁边。 

她就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不知道是人多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热。 

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只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火,一种冰。我相信我今天遇到了一团火,世界很是奇妙,如果将在我眼前这张清秀的脸庞和火联系起来,不管在那一种语言的形容里都是不合理的。但是我却真实的感觉到了她是那样的完美。 

“哇,你也玩石器时代啊!”冲着我怪叫了一声。 

“玩。。。石器时代?”我无视周围投过来“请勿喧哗”的眼光,询问到。 

“网络游戏啊!你不知道?”她又问到。我感觉她在灼烧我,我不是一个害羞的人,但我脸红了。。 

“为什么要知道?”我想知道是什么游戏,可不知道为什么出来就成了这句话。 

“你拿的卡是石器时代的点卡,我还以为你也玩呢!”火属性的女孩一般不会太在意细节的。她好象没在意我的语气。 

“哦,你喜欢?送你” 我淡淡将手中的卡片递给了她。 

“谢谢啊。我也收集了些这样的卡片。就是因为喜欢这个游戏才来听这个讲座的。我还以为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呢!”她欣赏着那张卡片对我说到。 

“这个游戏很好吗?”我想我终于平静了下来。找到了话题的切入点。 

“游戏很有意思啊,可以养好多小动物的。。。。。。。。” 

“。。。。。。。。。。。。” 

“你要不也来玩吧? 我带你,我一个玩挺孤单的,我的ICQ 是。。。。。。。” 

“。。。。。。。。。。。。。” 


两个小时后,讲座结束,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水玲。苏州人。 


我们学校的宿舍都有网络,一般都在宿舍上网,外面网吧上网一小时8元,游戏一小时3元,除了集体去对战游戏,一般不在网吧上。 

当天晚上我在宿舍安装好了游戏,上线。 


加加是一个热闹的村庄,人很多。 

我在进入了这个叫做《石器时代》的网络游戏,第一次看到了有画面的网络游戏。比起以前玩的mud,好象更加直观,感觉非常新鲜。出生在加加村,带着一只兔子来到了这个虚拟的170万年前的世界。 
 【石器心情】石器时代小说《我将爱情留在了170万年前》 石器新闻


很多人跑来跑去,通过ICQ的联系,她也在宿舍上网,很快水铃就来到了面前,游戏里她也叫水玲,因为她说她很喜欢自己的名字。她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和现实一样我感觉到了热。很难想象一个水乡女孩能给人有这样的感觉,我想,她至少是与众不同的。 

“ALEN?” 

“恩!” 

“+++++++” 

“干什么啊?” 

“加入” 

“什么加入?” 

“加入团队” 

“哦!” 

“给你人龙。” 

“哦!” 

“出去练级。” 

“哦!” 

“晕,要设置人龙为战斗宠物啊!” 

“哦!” 

“你是猪头啊?怎么这么笨?就知道 哦 。” 

“哦!” 

“。。。。。。。。。。。。。。。。。。。” 



那天她教会了我怎么玩这个游戏,之后的日子,我们时常在游戏里一起练级,聊天,抓宠物。。。。。。。。。。。白天在学校饭堂偶然见面一起坐下来聊聊前一天游戏里的事情。好象一切都平常不过。 


两个月前的打架时间终于被淡忘。一切都已经平和。大学是一个大家普遍忘性都比较大的地方。轰动一时的新闻往往在很短的时间内销声匿迹。所以,我没有因为带头打日本留学生而成为明星,依然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只是多了一件事情,每天去两个小时的《石器时代》,已经搞不清楚是水玲在吸引我还是游戏本身吸引我。 

“你小子不错啊!该请客了!”宿舍里的哥们突然冲我狂叫。 

“我有喜事?为什么要请客?”这帮家伙一定是又想什么招蹭饭。 

“我*!***装,难怪我们系的女孩子你爱理不理的,原来将六系的系花拍上了。” 

“六系系花? 谁啊?”我迷糊了。 

“昨天和你一起吃饭的,你不要说你不认识!”那个哥们继续叫嚣着。 

“水玲?”我迷茫了。 

“靠,说定了,二食堂的鸡腿,哥几个一人一支哦!“ 

“滚蛋吧你们,哪跟哪啊!” 

“不是你是谁?” 

“爱谁谁!鸡腿找你二大爷吃去,哥们这鸡毛都没!” 

“。。。。。。。。。。。” 


我是一个喜欢清清楚楚的人,的确,水玲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真正的感情不是这样的,这种朦胧的感觉让我觉得压抑。我想,我一定要把清楚我自己的想法。 


“不错啊!ALEN,这么快就40级了。”水铃说他今天要去做环岛任务,不陪你练级了。 

“嘿嘿,还不是你这个师傅指导的好啊!”。我笑着说。 

游戏里的水玲和现实中一样,热力逼人。她那活泼的性格使我和她的距离越来小。但是我们很少把现实中事情带到游戏中去,因为她说,虚拟和现实一定要分开。我也认同。 

我决定开始我的测试。 

“水玲,我要考驾照,下个礼拜打算每天晚上去强化下技术,不能来石器了”我憋了半天才跟她说到。 

“啊?那我一个人多无聊啊?”水玲反映很平常。 

“。。。。。。。。。。”我没有说什么。 

“那你要加油哦,考过了开车带我出去兜风!” 

“恩,一定!” 

“那我去做任务了,快祝我能拿到暴暴!”她已经很急不可耐了。 

“恩,祝你好运!” 

那天起我再没有上石器 


第二天我没有上石器。 

第三天我想上石器。 

第四天我希望在饭堂看到她。失望! 

第五天我一天都是她的影子,现实里的,游戏里的。 

第六天我感觉我如果不见到她我会崩溃。 

第七天我明白了:我爱上了她。 

我一生中最漫长的一周终于过去了。 





我将爱情留在了170万年前 

“在距今3500万年前的渐新世出现了古剑齿虎,后来的剑齿虎一直生活到距今100万年前的更新世。在170万年前,人类的旧石器时代开始。剑齿虎的体形大约与现代虎差不多,但是它的上犬齿却比起现代虎的犬齿大得多。。。。。。” 

公开课的讲师在讲台上正在讲冰河时期的生物,我无聊的趴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上,透过高大的窗户外面树荫里撒落的阳光格外的耀眼。公元1999年夏末,那年我大二。 

中午,本来是一节《数字电路》,可是我因为前天的打架事件被通知停课一个礼拜,宿舍太热,只有来教室窝着,可是无意进了一间公开课的教室,无奈中只有趴在教室后面迷糊。
“靠,那小子还是该打。”我爬在桌子上嘀咕着,想着前天晚上的事情。 

前天晚上在学校附近的网吧,一个日本留男学生和一个中国女同学为座位争吵了几句,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当时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坐着,那日本小子吵了几句后就甩手出门,用日语说了一句:“si na jinn ba ka!”(支那人都是笨蛋!) 

这句我听懂了。 

结果那小子被我用凳子抡翻在地上。给大家解释那小子说什么后,大家又是一顿拳脚。好在学校不愿意将事情影响扩大,第二天,我被系里严重警告处分,停课一周。 


我继续爬在桌子发呆,桌面上有张塑料卡片,是个游戏的点卡,这种东西越来越多,各种网络游戏的, 密码部分已经被刮开,画面不错。我将卡片拿在手上无意义的转着圈,大脑继续发着呆。 


“这位同学,我能坐这里吗?” 一个带有南方口音的女声将我从迷糊中拉了出来。 

“前面不是有位置吗?干吗非坐这里?”我头都没抬回答到。我是很不喜欢在发呆的时候被人打扰,所以口气很冲。 

“前面。。。。。。。!?”女声表示很奇怪。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前面,晕!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已经坐的满满的。再看看我自己,一个人成“之”字型霸占了3个位置。 

“哦,不好意思 ,你坐吧,我这里没人”。在我回答的时候,我看到一张清秀的脸。 

披肩的长发,在我眼前飘过,她坐在了我的旁边。 

她就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不知道是人多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热。 

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只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火,一种冰。我相信我今天遇到了一团火,世界很是奇妙,如果将在我眼前这张清秀的脸庞和火联系起来,不管在那一种语言的形容里都是不合理的。但是我却真实的感觉到了她是那样的完美。 

“哇,你也玩石器时代啊!”冲着我怪叫了一声。 

“玩。。。石器时代?”我无视周围投过来“请勿喧哗”的眼光,询问到。 

“网络游戏啊!你不知道?”她又问到。我感觉她在灼烧我,我不是一个害羞的人,但我脸红了。。 

“为什么要知道?”我想知道是什么游戏,可不知道为什么出来就成了这句话。 

“你拿的卡是石器时代的点卡,我还以为你也玩呢!”火属性的女孩一般不会太在意细节的。她好象没在意我的语气。 

“哦,你喜欢?送你” 我淡淡将手中的卡片递给了她。 

“谢谢啊。我也收集了些这样的卡片。就是因为喜欢这个游戏才来听这个讲座的。我还以为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呢!”她欣赏着那张卡片对我说到。 

“这个游戏很好吗?”我想我终于平静了下来。找到了话题的切入点。 

“游戏很有意思啊,可以养好多小动物的。。。。。。。。” 

“。。。。。。。。。。。。” 

“你要不也来玩吧? 我带你,我一个玩挺孤单的,我的ICQ 是。。。。。。。” 

“。。。。。。。。。。。。。” 


两个小时后,讲座结束,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水玲。苏州人。 


我们学校的宿舍都有网络,一般都在宿舍上网,外面网吧上网一小时8元,游戏一小时3元,除了集体去对战游戏,一般不在网吧上。 

当天晚上我在宿舍安装好了游戏,上线。 


加加是一个热闹的村庄,人很多。 

我在进入了这个叫做《石器时代》的网络游戏,第一次看到了有画面的网络游戏。比起以前玩的mud,好象更加直观,感觉非常新鲜。出生在加加村,带着一只兔子来到了这个虚拟的170万年前的世界。 

很多人跑来跑去,通过ICQ的联系,她也在宿舍上网,很快水铃就来到了面前,游戏里她也叫水玲,因为她说她很喜欢自己的名字。她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和现实一样我感觉到了热。很难想象一个水乡女孩能给人有这样的感觉,我想,她至少是与众不同的。 

“ALEN?” 

“恩!” 

“+++++++” 

“干什么啊?” 

“加入” 

“什么加入?” 

“加入团队” 

“哦!”

“给你人龙。” 

“哦!” 

“出去练级。” 

“哦!” 

“晕,要设置人龙为战斗宠物啊!” 

“哦!” 

“你是猪头啊?怎么这么笨?就知道 哦 。” 

“哦!” 

“。。。。。。。。。。。。。。。。。。。” 



那天她教会了我怎么玩这个游戏,之后的日子,我们时常在游戏里一起练级,聊天,抓宠物。。。。。。。。。。。白天在学校饭堂偶然见面一起坐下来聊聊前一天游戏里的事情。好象一切都平常不过。 


两个月前的打架时间终于被淡忘。一切都已经平和。大学是一个大家普遍忘性都比较大的地方。轰动一时的新闻往往在很短的时间内销声匿迹。所以,我没有因为带头打日本留学生而成为明星,依然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只是多了一件事情,每天去两个小时的《石器时代》,已经搞不清楚是水玲在吸引我还是游戏本身吸引我。 

“你小子不错啊!该请客了!”宿舍里的哥们突然冲我狂叫。 

“我有喜事?为什么要请客?”这帮家伙一定是又想什么招蹭饭。 

“我*!***装,难怪我们系的女孩子你爱理不理的,原来将六系的系花拍上了。” 

“六系系花? 谁啊?”我迷糊了。 

“昨天和你一起吃饭的,你不要说你不认识!”那个哥们继续叫嚣着。 

“水玲?”我迷茫了。 

“靠,说定了,二食堂的鸡腿,哥几个一人一支哦!“ 

“滚蛋吧你们,哪跟哪啊!” 

“不是你是谁?” 

“爱谁谁!鸡腿找你二大爷吃去,哥们这鸡毛都没!” 

“。。。。。。。。。。。” 


我是一个喜欢清清楚楚的人,的确,水玲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真正的感情不是这样的,这种朦胧的感觉让我觉得压抑。我想,我一定要把清楚我自己的想法。 


“不错啊!ALEN,这么快就40级了。”水铃说他今天要去做环岛任务,不陪你练级了。 

“嘿嘿,还不是你这个师傅指导的好啊!”。我笑着说。 

游戏里的水玲和现实中一样,热力逼人。她那活泼的性格使我和她的距离越来小。但是我们很少把现实中事情带到游戏中去,因为她说,虚拟和现实一定要分开。我也认同。 

我决定开始我的测试。 

“水玲,我要考驾照,下个礼拜打算每天晚上去强化下技术,不能来石器了”我憋了半天才跟她说到。 

“啊?那我一个人多无聊啊?”水玲反映很平常。 

“。。。。。。。。。。”我没有说什么。 

“那你要加油哦,考过了开车带我出去兜风!” 

“恩,一定!” 

“那我去做任务了,快祝我能拿到暴暴!”她已经很急不可耐了。 

“恩,祝你好运!” 

那天起我再没有上石器 


第二天我没有上石器。 

第三天我想上石器。 

第四天我希望在饭堂看到她。失望! 

第五天我一天都是她的影子,现实里的,游戏里的。 

第六天我感觉我如果不见到她我会崩溃。 

第七天我明白了:我爱上了她。 

我一生中最漫长的一周终于过去了。 

我一生中最漫长的一周终于过去了。 





连线,打开外挂,开启石器,打开ICQ。调整心情,我想约她出来告诉她我的感觉。 




水铃在线。 




“ALEN,怎么样?车技如何了?”水铃问我。 

“还行,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呵呵!”我想约她。 

“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点事情马上要下,不能陪你了”她的话让我措手不及 

“哦!那你去吧!”一种失落的感觉不知道从那里涌上我的心头。 

“对了。 我那天得到暴暴了。先让你玩玩,明天还我哦! Byebye!”她把一只绿色的暴龙甩给了我后就下线了。 

屏幕上那只12级的绿暴冲我一个劲的呲牙,好象说“你个笨蛋,你个笨蛋,你个笨蛋!” 




我站在水玲的宿舍楼前,口袋里有两张今天晚上电影票。大学的女生宿舍楼前永远都能看见男生的身影,很多。我是其中一个。 

一个咖啡色影子从楼门口出来。是水玲,她穿着一身咖啡色套裙,那样的迷人。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冲我这边微笑。她的微笑快要让我窒息。 

我迈出了我的左脚。具医学论证,人的神经信息传递速度是每秒300米,在我迈出左脚的1秒中,我的神经信息让我感觉到我的体温由沸点变成了冰点。 

我看到了一个她挽住了一个男孩,笑容变的更加灿烂,他们一起从我身边走过,她没没有看到我。 

我咬破了我的嘴唇。 




那天我喝醉了。 




从那以后,我回避着一切在现实中可能见到水玲的机会,但每天又渴望着在石器的时间能长一点。 

我在矛盾中挣扎。我尽量的不去想,只是向个乞丐一样去乞求每天上石器的那几个小时。只有在游戏中,我才感觉到我自己是真实的,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水玲是属于我的。 




我学会了料理。每天在游戏里就拉着她一起料理。然后在竞技场的最深处聊天。我想了解她,我知道了她小时侯的故事,知道了她家里的故事。知道了她宿舍的故事。 

我已经分不开虚拟与现实。我想让他们颠倒。我想离开真实的世界,我想回到170万年前,和水玲一起。 

“水玲,你。。。。。。和你男朋友在一起多长时间了?”我小心翼翼的问到。 

“你怎么知道我有男朋友,我没给你说过啊”她很惊讶! 

“我无意间看见过。。。。”我撒了谎。 

“小子,你特务出身啊!老实交代什么时候跟踪过我?”她没有感觉到我的失落。 

“他对你好吗?”我终于问了出来。 

“。。。。。。。。。。” 

“。。。。。。。。。” 有5分种我们都没有说话 

“不方便说就算了,我也就随便问问。”我打破了尴尬。 

“一般了,反都在一起一年多了。习惯了。”我感觉她不开心。 

“。。。。。” 

“难道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晚了!一年前我可能还会考虑的。呵呵!”。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要是一年前你真的会考虑我?”我很认真的在键盘上敲了着句话。 

“。。。。你还来劲了你,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这个“味道爽口的炒青菜”怎么料理的?教我?”她岔开了话题。 

“先要油4然后炭3然后。。。。。。。。” 我开始教她料理。 




2000年5月14日 晚19:00。 




加加村人依然热闹非凡。 




“ALEN” 

“恩?” 

“今天我不想练级,我们去森林洞窟最顶上去好不?” 

“好。” 




我带队一路走上了森林洞窟山顶,一路上她没有说话。 




我们坐到了山顶。 




“ALEN” 

“恩?” 

“这里好美啊!石器里我最喜欢这里。”她的坐到了山顶的边缘。 

“呵呵,你今天怎么了?”我问到。 

“你说170万年前,我们的世界是不就是这样的?”水玲突然这样问我。 

“这样的? 要是真和游戏一样,我们现在就不这样了。”我没明白她的意思。 

“那我170万年前是什么呢?是不是一颗沙砾?”她又冒出这样的问题。 

“。。。。。。你今天怎么了?不开心?” 

“今天我生日。。。”


“啊!!!你生日。。。!!!???” 

“生日快乐。”我憋了半天才说了这句最为普通的祝福。 

“。。。。。。。。”她没有说话。 

沉默。 

“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我跑下了山顶,跑回了村庄,我料理一个生日蛋糕,我又跑回了山顶。 

水玲背对着我,静静的坐在崖边。那一刻我感觉我自己看到了维纳斯。 




“生日快乐!我给你料理了一个蛋糕,嘿嘿!”我将蛋糕放到了她的面前。 

“。。。。。。。。。。。。。。。。。”她沉默了好久。 

“水铃,你怎么了?” 

“还有4个小时今天就过去了,你是第一个对我说“生日快乐”的人!”她终于说话了。 

“那你男朋友呢?”我冲口而出。 

她又沉默了很久。 

我感觉到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水玲,你下楼来。 我现在马上去你们宿舍楼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好吗?求你了。”我感觉我的手在发抖。 

“不,你别来。我不会下来的。” 

“等我,你不下来我就等到天亮。”说完我就冲出了宿舍门,向六系跑去。 




一个小时后,我见到了水玲,她好象刚哭过,秀丽的脸庞一半已经肿了起来, 我愤怒了。追问她。在沉默了很久后。水玲告诉了我事情的经过。 




水玲的男友是她的老乡,2系的,他们是通过老乡会的学长认识的。因为刚来到陌生的环境,家乡的人比较亲切,结果很快两个人就成了情侣。 

昨天水玲去教室找那小子,想商量今天自己的生日怎么过。结果在课桌里发现了那小子写给他们班另外一个女孩的情书,因为教室人多,就没有多说什么。今天下午下课后再去时就看到了那小子和那女孩在一起说笑。水玲的脾气也不怎么好。就吵了起来。那小子恼羞成怒甩给了水玲一耳光。 

“********!”我愤怒了。 

我疯了一样将2系的自习教室翻了一遍,终于在间教室里找到了那个南方小子,一拳将他揍翻在地。“孙子,你丫以后再敢动水玲一个指头,***把你丫抽成二食堂鸡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吼出了这么一句。 




那天,水玲在我的肩上哭了很久,我什么也没有说。快熄灯时,她只是低着头说了句 

“谢谢!”然后转身上楼。在看不见她背影的时候我感觉到风很冷。 




上课。 

中午一起吃饭。 

上课。 

下午一起吃饭。 

晚上一起石器。 



从此我生活精彩了很多,因为有水玲。 




“80的大象,敏高的+++++++++++++++++++!”我在带队。 

“你老这么喊,无聊不,怪不得没人+!”水玲笑着说。 

“那怎么喊”? 

“你应该喊,这里有美丽动人,国色天香的水玲一起练级,这样很快就有人了。” 

“臭美吧你就。亏了我吐啊吐的习惯可啊!” 

“做死啊你!?” 




“哈哈哈哈” 

“。。。。。。。。。。。。。。。” 




“水玲,我喜欢你,不,是我爱你,” 

“。。。。。。。那是你的权利。我可不一定喜欢你、爱你哦” 




“水玲,做我女朋友吧?” 

“有什么好处?一百个甜桶行不” 




“水玲。。。。。。。。。“ 

“。。。。。。。。。。。。。“ 







2000年6月22日,我吻了水玲,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我们谈论的话题最多的还是《石器时代》。 

“要是真是170万年前,你还会爱我吗?” 

“会,无论转生多少次,我依然会记忆着你怀中的气息去寻找你,爱你!” 







2002年,我们的爱情无法继续,因为她们全家要移民新西兰,我们不是小孩子,我们明白结局是什么。我们选择了分开。 




我有一只100级乌力斯坦名字叫:“ALEN的水玲” 

她有一只100级乌力名字叫:“水玲的ALEN” 




石器依然存在,可我已经长大。没有改变只有水玲在离别时送我的那本收集石器卡片的册子。 

扉页上写着“让我们把爱封存在170万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