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流,美好回忆,石器时代

2020-11-15 22:09 石器资讯 网站编辑

是以对于这个初恋的舞台有份深厚的感情。所以对于我来说比很多石器爱好者,对于石器的感觉更复杂。


石器时代是在千禧年 西元2000年上市的,那年我刚好就读高三,挥别联考压力以后 轻鬆等待新的学校开学前,我看到朋友都在玩石器时代。起初觉得画面很烂 人物太可爱了,一点点都不想玩,但是每天都看朋友玩得很开心,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去玩,没几天就爱上了石器时代


我的昵称叫阿谦,我跟朋友一起练功、抓红雷龙宝宝、去答那解绿暴、解五兄弟,跟网友聊天、传邮件说笑、在医院裡PK样样都新鲜,就连自己一个人在萨村门口打凯比特都觉得好玩。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叫萼儿的女网友,我和她同样都是国三学生 我们年纪相若 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就这样一见如故,也发现她有很多优点 喜欢跟她一起玩游戏的感觉,上线找彼此一起玩游戏变成了习惯。


我们都很有默契地在心宿登入,有段时间石器线路不稳 登入一次都要花将近一小时的时间。有一次朋友说亢宿有高等练功团 叫我一起去练,到了亢宿练没多久 萼儿传来了邮件问我在哪,我说我在亢宿练功,因为我们都在心宿登入 所以她叫我回心宿。但是重登要一个小时 我人又在网咖 不捨得花那样的时间金钱,于是不肯回心宿去,到最后越说越僵 她没有再传邮件过来。我打开名片夹 看到她已经下线,我想她应该是不高兴 不玩下线去了,心裡又难过又后悔 有种想哭的感觉,再也练不下去了 回到村子裡发呆。


过了将近一小时「收到萼儿传来的邮件!」萼儿说 我到亢宿了 你在哪?我超级开心的 反问她在哪裡 马上衝去找她,对她说「阿谦呀~最喜欢萼儿了^^」从此以后这句话就变成我石器的口头禅了。


开学以后 这些也没有变,但有一天 她忽然都没有再上线了。我每天都上线等她 每天都失望地下线,那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不能没有她 我爱上她了,但非常担心为时已晚。


一个星期后终于她上线了,像平常一样传邮件来问我在哪 说要来找我。我火气马上衝上来 劈头就一直狂骂她 。骂得蛮难听的 还叫她以后都别来找我了。她不反驳 也不生气 反而向我道歉。这样我反而软下来了,后来听她说才知道 因为她期考到了 父母不准她玩电脑。我忽然觉得很歉疚 向她道歉。她说没关系 那之后我们就变得非常要好。

这种情况一直到了春节,忽然她告诉我 她要回外婆家过年 会有几天不能上线。她担心我找不到她 又会像以前一样 所以她把手机号码留给我,那时我整个欣喜若狂。一段时间后 渐渐我们比较少玩石器了,比较常写电子邮件或用电话聊天。但感情还是好得没话说,只觉得跟她聊天讲话 跟她相处就有说不出的开心。


但是忽然有一天 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却是她妈妈接的 她的妈妈很生气地指责我,说我们都顾著玩游戏 讲电话聊天,然后叫我不淮再找她了。那通电话之后 她没有再上线过 电子邮件也没再回过,手机也从来都没有开机过了。


我心裡大受打击 连道别的机会都没有,我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开始意志消沉,过得非常糟糕。一段日子后 我慢慢接受了这样的事实,但我还是无法忘记当初相处时的点滴 忘不了她。还是常常梦见她 梦见相处的片段。


我在每年她生日的时候,我都会特别想念她 都会哭得很伤心,都会传简讯到她那支没有再开机过的手机,对她说生日快乐 说我非常思念她。


有一年 我传了生日快乐的简讯后 居然有回复。我吓到了 非常难以置信 也很惊喜。我还天真的以为是真心感动天,以为坚持终于能换到迟来的幸福。


不过这一刻距离我们认识那时 已经事隔六年,一切都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她有了一个交往很稳定的男朋友,让我非常失望,我跑去见了她一面 她变得很多,她的声音变了 我也已经认不出她了。 。


她也是有男朋友的人

有我这样的角色存在 是很怪的

虽然我们联络了上 但也没有交集

慢慢地 虽然可以联络得上对方 但也没再联络了


直到我毕业之后 要去当兵前

我传了简讯给她 告诉她我要去当兵了

她回讯问我 为什么什么要这麽坚持

于是聊了一下 很久没有这样聊天了

当兵放假在家上网时 我无意间发现了她的无名

看到很多她的心情日记还有照片

心裡的感受真的很难形容

于是我就这样 一直默默地注视著她的网志很久


退伍以后有一次 终于忍不住

在她的文章上留言 也因此她知道了我的网志

看到我网志里很多关于她的文章

那之后 我们偶尔会在网志上聊天

我会关心她 她也会来关心我


只是从她10年前离开以后 意志消沉的我

到现在一事无成

而她家世好 又是国立大学毕业的硕士

现在已经是某大公司的主管阶级


虽然我忘不了她

不过很显然 我和她 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今年 是我跟她认识的第十年

我会异常重视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送了她一个LV包包 作为纪念

一事无成的我 为了存钱买这个包包 戒了烟 戒了玩乐 省吃俭用

存钱存了很久

而且花了很大力气才说服她 接受这个礼物

讲到几乎都快撕破脸了

不过也让她很惊喜 也算有价值


10年的改变真的很大

从我们都只是16岁的少年

现在都已经长大成人 26岁了

她也已经步入适婚年龄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结婚

不过知道她结婚时 一切都会结束了


到现在 我还是很思念她

非常怀念少年时期

一起在石器时代相处过的一点一滴

对我来说 都是难以舍去的回忆

所以石器时代 对我来说

有很深的意义存在